中朝边境朝鲜女人价格 中朝边界的朝鲜美女图 中朝边境朝鲜女人惨状(图)

历史 2019-11-07 05:28:56 朝鲜 女子 中国 一个

  在金顺姬生活的边境小镇上,朝鲜女子朴则英的生活在金和她们相识的在长白山区的村镇躲命的朝鲜女子看来,起码有些羡慕。“她遇到了一个好人家。”金顺姬说。

  33岁的朴则英是金顺姬的朝鲜同乡,以前是朝鲜一家肥皂厂的工人。“1998年,我们的工厂像中国的工厂那样实行了改革,我下岗了。”朴则英把失业看成是下岗,这和她在中国家庭生活了将近5年有关。

  “下岗意味着没有了饭吃,我们当地的一个人就到我家问我想不想到中国去,”朴则英说,其实来人是当地的黑社会成员,她自己也知道黑社会控制着朝鲜女人买卖到中国的生意,“那人说要去中国就跟着他走,家人可以得到300元(人民币)。”朴则英和丈夫商量之后,就跟着黑社会的人走了。

  3天之后,朴则英和一群朝鲜姐妹被送到了朝鲜边境城市惠山,随后又被人带上了鸭绿江中心的一个小岛上。这是一个专门用来交易朝鲜女子的小岛,由于地处偏僻,又在鸭绿江中游开阔的水面之中,所以中朝双方的边防人员很难注意到这里。“我现在丈夫的父亲把我买过来的,”朴则应说,是在和现在的丈夫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从丈夫的嘴里她才知道自己是被买来的,丈夫家为此付给了中国一方的人贩子5000元。

  “当时和我在一起的还有一个22岁的女孩,但我丈夫的父亲说找算命先生算过了,要找一个28岁的,于是就选中了我。”已经在现在的家庭里生育了一个3岁多女孩的朴则英回想起当年的情景,认为是命运的安排帮她选种了今天的这户汉族人家。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朴则英被卖到这个小镇之后,在丈夫家人的活动下,拿到了户口和身份证,但是在“民族”一栏中,填写的却是“汉族”,她说,或许,这样更能够“掩人耳目”。即便如此,2000年,朴则英还是因为有人举报而被遣返回朝鲜,她的中国丈夫冒着生命危险前往朝鲜,花钱买通朝鲜政府方面人员,并将朴则英带回中国。

  现在,朴则英和中国丈夫有了一个女孩,公婆和小姑子等人凑钱为夫妇二人买了一辆车,一家3口靠丈夫开车维持生计,这在金顺姬她们看来,已经是不错的生活。

  大多数朝鲜新娘是被黑社会买卖过来的

  “我们老家的村子里曾经有5、6个人因为买卖朝鲜女人被判过刑。”在吉林省长白朝鲜族自治县,一位朝鲜族传教士在距离鸭绿江100多米远的地方说,“在长白,前些年买卖朝鲜女子非常普遍。”

  郑姓传教士说的村庄叫十二道沟,村庄的房子下面就是鸭绿江,50%的村民是朝鲜族,大部分与江对岸有亲戚关系。“从1995年以来,陆续有朝鲜同胞过来,他们都是找饭吃,我们一般会接济他们一些粮食。”传教士说,“后来,就有朝鲜女子想留下来,到朝鲜族人家里做媳妇。”

  “后来,中国一方边防查得很严,抓到了就要被遣返。”传教士说很多朝鲜女子开始向远离中朝边境的地区转移,这为中朝两国贩卖人口的人贩子找到了机会。“1000元到数千元不等的价格,人贩子从中利用朝鲜姐妹的身体赚足了钱。”

  “我国的边防检查站是很严格的,各边防派出所一旦发现有买卖朝鲜女子犯罪情况,我们将对犯罪嫌疑人立即进行缉捕。”在长白朝鲜族自治县的南边,是吉林省临江市,一个江边小镇边防派出所的一位民警说,2002年以来,临江市出现个一个买卖朝鲜女子的案例。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但据当地居民说,肯定不止一例,只不过是很多人贩子没有被抓到,即便在2003年9月12日,中国边境一方的防务被解放军接管以后,买卖朝鲜女子的情况仍然没有被禁绝。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一半的人口是原住居民朝鲜族,剩下的一半人口中绝大部分是上个世纪60年代从山东东南部迁徙而来的汉族居民,其实,在白山地区的汉族人口中,大多数和山东有着割舍不断的血脉关系。被贩卖到中国的朝鲜女子有相当一部分因此转卖到了山东等中国内地。 长白县某乡龙岗村是一个50来户人家的小村子,全部是山东某个县的移民的后裔,说起被卖到中国的朝鲜女子,村里的两个年轻人说,前几年是很普遍的事情。 “多的时候都是用汽车从长白县往内地运的。”

  在长白山区的一个煤矿上,一个山东籍年轻矿工说,他前段时间还有想买一个朝鲜女子做媳妇的念头,而且联系好了人贩子,但最近查得严了,就暂时放弃了这个念头。据这位矿工介绍,在他的矿工同乡中,有几个30多岁了找不到老婆的人买了朝鲜女子,有的是为山东老家找不到老婆的兄弟买的。

  其实,朝鲜女子无论是自己偷渡或者是被卖到中国的,她们很快都会获得一个合法的中国居民身份。接收朝鲜女子的一方大部分是农村或小城镇的家庭,那里的户籍管理不很严格,只要花钱就可以获得一个户口。“

  从1996年开始,我先后为朝鲜姐妹买了8个户口。”在吉林省的一个边境小市里,一位朝鲜族传教士表示,他帮助过超过200个偷渡到中国的朝鲜人,大部分是路过他的教堂然后往内地去了,如果女人想留下来,他就会帮着办理户口和身份证。“其中有几个因为有人举报作废了,人也被遣返了。”传教士说,有了身份证也并非安全,被人举报同样是被遣返。

  遗留儿童面临的难题 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正在长白山地区形成。由于近几年中国边防部门加大了对非法越境朝鲜人的查处力度,越来越多的朝鲜女子正在被遣返回朝鲜,包括许多已经在中国家庭生活多年并获得合法身份的朝鲜女子。一个通常的惯例是朝鲜女子被遣返,容留家庭遭受处罚,而这些女子和中国男子生育的孩子将被留在中国。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家3口人,每个月从政府那里得到345元的最低生活保障。”长白朝鲜族自治县长白镇的老李说,他的儿子已经10岁,是他和一个朝鲜女子所生。3年前,妻子被遣返回朝鲜,儿子被留在老李身边,但对于一个双腿残疾的人来说,既要照料家中70多岁的老阿妈尼,又要负责正处在成长期孩子的成长,“我实在是无能为力。”老李说。

  以前,老李在长白镇上摆一个刻章的摊儿,还能维持一家人的生活,但是最近几年刻章的生意不行了,老李就不再摆摊了。“我老婆在的时候,她能做点生意赚些钱贴补家用。”虽然并没有像别人那样正式地迎娶,但是老李习惯称呼被遣返的朝鲜女子为“老婆”。儿子被丢给老李一个人之后,家里的生计一下子成了难题。

  后来,老李向有关部门申请了当地的最低生活保障,经核准,他们一家人每个月每人可以领取115元的最低生活保障金,除此之外没有别的经济来源。老李儿子在长白县一家朝鲜语小学读三年级,学费是由当地的教会支付的,但是不包括其他的生活开支。“我无法保证孩子的成长会很顺利。”在现实面前,老李很无奈。

  老李曾经因为妻子的被遣返向北京和吉林省很多部门写过信,希望得到批准,将其和朝鲜女子的婚姻合法化,“这样就能保证孩子会有母亲。”老李说,上面也为此派人到长白县找他调查过,但不知道为什么至今没有人告诉他最后的调查结果。

  许多朝鲜女子和中国丈夫生育的孩子因为母亲被遣返的缘故,成了单亲孩子。在长白县城南边不远的一个村庄里,就有梁姓兄弟二人,从小因患小儿麻痹症而导致智障,都是找的朝鲜女子做了老婆,在去年两个女子被遣返后,留下的孩子已经3岁。“这是一个普遍的情况。”老李认为,不仅仅是他的儿子失去了朝鲜母亲,在中朝边境,甚至中国内地,都有大量的此类儿童存在。

  像老李一样,当年通过买或者其他的手段与朝鲜女子通婚的中国男子,大部分在身体上存在缺陷,很多人是因此找不到当地女子为配偶才不得已而为之的。“一般是年纪大的,或者是盲人、瘸子、神经病人,”朝鲜族的传教士说,他们的孩子留在了生活不能自理的父亲身边,谁来照料孩子的成长?

  因为是朝鲜族的缘故,传教士曾经多次到过朝鲜,据朝鲜一方有记录的被遣返的朝鲜女字子的人数在10万以上,可以想见又有多少儿童被母亲遗留在中国。从1995年以来,自从非法越境中国的朝鲜女子大量出现,这些女子的遗留儿童大都在10岁以下,缺少母亲的关爱,父亲又不能很好呵护,他们的成长势必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猪猪下载站:http://www.zzzcj.com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阅读

百盈快三